空間戰爭|最後的神聖領土~廁所

‪#‎MyOwnRoom
(Copy. Do not share)
(複製,貼在你臉書動態,不要用分享的)
#hashtag War

我永遠記得一件事,在我十八歲那年,
在補習班打工負責打的招生電話,
接電話的女生跟我說,
他現在正在馬桶上面吃泡麵,
问我介不介意,
我不介意啊,當然不介意,
然後就繼續開始聊天,
一直到現在都還有保持斷斷續續的聯絡,他在facebook上也有帳號。

廁所不一定比較髒也不一定比較乾净,
這個島嶼上最骯髒噁心的地方,始終叫做投票所,
選舉的季節過後就變成了招待所。

沒有空間就所有生產都異常困難,
於是有了卡夫卡,
於是有了吳爾芙的一代名作【自己的房間】。

我對女權倡議和性解放的歷史並不夠了解,
但是看來看去始終令人作嘔,
優勢觀點,
培力、賦權、EMPOWER,
看到最後,
連反胃的的感覺都沒了,
只覺得,喔,幹,可憐的馬克思,
又有人要來支解你了。

另外還要同場加映米帝版,

 

 

就是這种倡議殺死馬克思,肢解並融化,
於是人跟人之間註定變成了完美的分離。

我突然又想到,
我的早餐不只會在廁所裡吃,
連咖啡躲在廁所裡喝,
還常常邊騎著机車邊吃早餐,
因為tmd我沒有時間吃早餐,

不是每個人都是坐辦公室的,
去看看待生產線上的直接人員,
厕所完成了身为一個人的所有需要,
吃喝拉撒打瞌睡打電話打手槍。

廁所無比神聖
多了一個倡議、
被壓迫者又一次的被分化和分工
過多的景觀只是麻痺了景觀,
所有的偽倡議融化了全部的倡議,
完美的分離之下,
我們終於可以無關痛癢的旁觀他人之痛苦,
所有的行政體系只是物聯網體系,
沒有人的系統,
百姓死活從來被不列入考量當中,
或稱完美的分屍

 

 

Advertisements